饿死一拳超人 作者:过宽

    人们总会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最好的一面,而所有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面都有不为人知的代价。

    陈璐为了止饿,渐渐习惯上了抽烟,尽管没什么实际作用,但作为安慰剂,多少能转移、压制一下对饥饿的注意力,如今一天下来最少也要半包。

    作为在健身房被周虎围着团团转的存在,陈璐为了维护自己形象,自然不愿让别人知道她抽烟,加之天台风景好,每次练完都会到天台上望着远景点上一根,所以先前她拿着烟盒走上天台,胖子一声吼,陈璐慌忙逃下楼梯。

    而抽烟止饿也是陈璐不得已而为之,回头率爆表的身材从来不是天生的,三年多下来,她没有吃过一顿饱饭,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所以当死胖子在她面前大口咬鸡腿时候,天晓得她有多想冲上去给那胖子一拳,再把鸡腿从他嘴里抢过来。

    不过,人在日渐消瘦,她近三年来的销售业绩却是节节上升,“事业线”这个名词的确没有说谎,爆表的身材就是她在销售同行中脱颖而出的最大资本。

    既然男女平等,那“逢场作戏”对女人也同样适用,真要碰到大客户,大家都是成年人,陈璐也不介意逢场作戏一把,就生理层面来说,她也不觉得吃亏,如今的成功人士,早就不是脑满肠肥的猪头,一个个保养的人模狗样,越是有钱有时间的公司高层,健身运动就越勤快。

    而说到底,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到手的钱是真的,陈璐的代步座驾从刚毕业时的小电驴,逐步升级成了现在的揽胜。

    由俭入奢易,反之则难如登天,开着揽胜,在西虹市有车有房的陈璐再也不想挤在群租房里,每天小电驴上下班吃别人的尾气,所以,她必须玩命保值自己的最大资本。

    累,她有信心也有决心扛过去,可是,真特么饿啊。

    陈璐最近健身状态一直不好,她把原因“一针见血”归咎于躺健身房里胡吃海喝的死胖子身上,她的状态就是从死胖子来到健身房起那天,旁若无人在附近角落里吃全家桶后开始不好的,因此,可想而知陈璐对胖子有多反感。

    但就是这么个一天到晚躺着不动,大口吃鸡的死胖子偏偏一个星期下来瘦了4斤,这还有天理?

    更让陈璐想不明白的是,一个长期处在饥饿状态下女人,对食物的气味特别敏感,此前上天台抽烟,她就有留意到天台上的kfc气味和残留地上的油腻、炸面包屑,今天撞见两个胖子的犯罪现场,终于让她确认两胖子每天都会上天台来偷吃鸡腿。

    然后,大胖子就不说了,那个每天大量摄入高热量垃圾食品的小胖子居然也瘦了一斤,这还有王法?

    不过,毕竟是做销售的,而且是业界头牌,当听到尤鸣岐说一个硅胶手环能帮助减肥,陈璐嗤笑一声,不再多想,继续给自己保值,拼命努力升值。

    角落里,胖子见状,无所谓扬了下眉,他也没想咸鱼当场就能上钩。反正他不急,这条一身女式运动装备就要2、3万的咸鱼就算再谨慎,只要她心中有执念,上钩是早晚的事。

    胖子琢磨片刻,心下有了计划,等到下周脂肪险结算的日子,就是郑宽绝杀咸鱼的时刻!

    8分钟后,状态依然很差的陈璐终于扛不住虚弱饥饿的连续侵袭,让出跑步机位置,洗澡换衣服回家。

    转天,周一,郑宽在网上订购的水果到了。

    下午,他捂着胖脸直喊失策,鸡腿他能吃上一整天,可一天水果吃下来,牙给酸倒了。有心想向网店退货,无奈网店以水果不易储存运输为由,拒绝退货。

    不久,看到咸鱼来健身房报到,郑宽将一桶辛苦吃出来的果核放下,戴起那个粉色的卡路里手环,走向咸鱼附近的跑步机。

    陈璐按照习惯,先从慢走开始, 2分钟后逐渐加快到10公里每小时的正常速度,她刚跑起来,便听见附近跑步机上“咚咚咚咚咚……”转头看去, 200多斤的死胖子在跑步机上跑得飞快,目测至少20公里以上的时速,而他的巨大体重砸得跑步机咚咚直响。

    陈璐摇了摇头,这样的速度,再加胖子众所周知的体力,最多5分钟就得跪地上呼哧呼哧拉风箱。

    可10分钟后,虚弱诅咒影响下的陈璐先拉起了风箱,而死胖子还在跑步机上咚咚咚咚跑得飞起。

    陈璐喘着气向附近不解看去,见胖子手腕上亮起火焰的手环异常醒目,好奇多看了两眼。

    在跑步机上折腾了15分钟,空出来的能量池差不多能抵掉尤鸣岐1斤肉的热量,郑宽打完收功。

    他跑步并不只是为了钓咸鱼。

    正好写完作业来到健身房的小胖子一进来就热情喊师父,发送喂小猪的信号,胖师父用眼神回应。

    站在旁边休息回气的陈璐等了片刻,见两胖子一先一后走出健身房,她回更衣室洗澡换衣服。

    20多分钟后,天台上的大门被推开,刚洗过澡,又饿着肚子的陈璐支起鼻子嗅了嗅,明明脸上嫌弃厌恶,却忍不住咽下口水,对自己怎么也控制不住的食欲有些恼火,她走到天台边点起一支女式香烟,看着夜幕下灯火通明的西虹市吐出烟雾。

    而另一边,健身房里,给咸鱼投过饵,小猪也喂过,打过,又瘦了一斤,郑宽见已经没他的事了,撤走躺椅,收好满满一桶果核准备回家,他晚上还得熬夜,并赶在明天凌晨返回西虹市。

    郑宽和小胖子说过再见后,下楼就见一群穿着白色道服,背后写着白龙跆拳道馆字样的人在商业广场中间嘿嘿哈哈,把腿踢得老高。

    随后,一个系着黑带的汉子高喊一声发音怪异的“白菜!”,飞起一脚踢断木板,嘚瑟抬腿向周围路人凹起造型。

    胖子路过,心下吐槽:“也怕扯着蛋蛋,才不到1厘米的木板,有本事踹下20公分厚的水泥墙试试?”

章节目录

饿死一拳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过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过宽并收藏饿死一拳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