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是傻白甜_ 作者:飞鸢

    每天都是傻白甜_ 作者:飞鸢

    季青岚一直很清楚,自己并不聪明——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他被骂一句愚蠢都不为过。

    好比小时候因为留恋着上辈子喜欢的人而伤害了季晴晴,这件事时至今日都被他牢记着,于是也因此愈发显得

    小心谨慎。

    他输不起,也没有足够的自信,重来一世,他反而变得胆小了,他害怕再次失去,想要留住自己珍惜的一切。

    季晴晴就是他的一切。

    有时候他也想着,结果他还是很蠢啊,总是把自己交出去,任由自己的思绪受人牵连。

    但是,这次是不一样的。他喜欢谢思思的时候,他变得不像他,而他喜欢季晴晴的时候,他在努力做自己。

    谁都会因为爱情产生变化,可这种变化是有区别的。

    上辈子他喜欢谢思思的时候,因为她去跟家里闹、跟其他男人闹,根本没想过一件事该不该做,只想着谢思思

    开心就好,能喜欢他就好。

    因为谢思思的心不在他身上,于是他像个可怜虫一样,拼命地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想要被她关注和喜欢,卑

    微又可怜,尽管如此,他也甘之如饴。

    喜欢一个人确实会让自己变得软弱起来,想要讨她喜欢,想要她露出笑容——可是,如果连自己的原则都没有

    了,连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那她究竟喜欢他什么呢?

    或许,对上辈子的谢思思来说,那就是她能给他的喜欢了吧?

    季晴晴是不一样的,该说她聪明还是愚蠢呢?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活下去,所以她努力和他们这些人打好关系。

    她清楚自己的能耐,或者说她觉得他们很厉害,所以觉得自己这么傻就不该做些乱七八糟的事。

    她真的很傻啊,换了别人大概会觉得,他们不过是一本小说里的角色,只要知道剧情就可以万事大吉。像游戏

    一样,送他们喜欢的东西,说他们喜欢听的话,这样好感度就会不停上涨。

    季晴晴没有。她知道陆忘川是陆家未来的家主,却只把他当做一直宠着她的陆哥哥;她知道秦悦以后会是个打

    架凶悍的不良,却连他磕到头都会担心他出事;她知道叶悠晴将会成为毒舌又乖戾的导演,却从来没主动说过任何

    和拍摄有关的话题。

    这个笨蛋真的很奇怪,她明明总是想着他们未来的模样,觉得他们迟早会喜欢上谢思思,却又只看得到他们的

    现在。她看得那么认真,能够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她的心里装着自己。

    季青岚想着,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想要在季晴晴面前做好自己。因为她喜欢的,是这样的自己。

    窗外细细密密的雨声将季青岚从睡梦中唤醒,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便闻到了室内香醇的咖啡味和清甜的曲奇

    味。

    曲奇的香味本该浓郁甜腻,却因为里面加了干桂花,反而透着股清淡的花香。

    季晴晴第一次试做出来后相当惊讶,她以为桂花和曲奇各自那么香,加起来应该更香才是,怎么香气反而收敛

    起来?

    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家里几个人都挺喜欢季晴晴做的桂花曲奇,哪怕她只是发现有一罐别人送的干桂花,秉

    持着“为了不浪费拿来做点什么”的想法,才会试着这么做。

    季青岚清醒多了,笑着看向书房里的另一个人:“你下午不是去做口译了吗?”

    季晴晴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捧着自己的咖啡走过来,对着季青岚摇头:“本来是有工作的,但是客户在高速

    上遇到了连环追尾事故,人没事,时间却耽搁了,就改了时间,我就回来了。”

    她小小地举了下自己的咖啡杯:“你要来一杯吗?我去给你倒。”说完又想起来自己用的是季青岚的杯子,又

    有些困扰地挠了下脸颊。

    咖啡杯是季晴晴自己买的,一套只有四个,白色的马克杯表面的图案都是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熊,只是动作不

    同。季晴晴是冲着可爱买的,买了之后就放在桌上给大家用。男人们有固定的选择,平时不会拿混,至于季晴晴,

    她想用哪个就用哪个,谁也不会说她什么。

    季晴晴手上拿的这个就是季青岚的,图案是下雨时小熊斜撑着伞蹲在池塘边看青蛙,刚好外面在下雨,她就挑

    了这个。

    季青岚摇了摇头,从躺椅上站起来,低头就着季晴晴的手,浅浅地啜了一口咖啡:“我尝尝味道就好。”

    咖啡的味道不算苦,季晴晴喜欢的是咖啡的醇而不是苦,所以会加不少牛奶调和。

    喝完咖啡,季青岚又去拿了块桂花曲奇,放入口中咀嚼。黄油的香味混合着桂花的香味,在口中化开,似乎连

    心情都甜了起来。

    季晴晴把咖啡放下来,仔细端详着季青岚的脸:“青岚,你最近是不是很累?”

    “还可以。”季青岚注意到季晴晴唇边还沾了点咖啡渍,按着她的肩膀,低下头细细舔去。

    季晴晴也不躲,反而是主动抬起下巴,伸出软滑的舌尖,带点儿挑逗地亲了上去。

    说来也是有趣,季晴晴对着其他三人,向来是偏向被动的一方,哪怕做了之后会被欲望折磨得说出浪荡的话,

    也总是带着羞怯。

    可是对着季青岚,她就要胆大主动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在国外那段时间,都是她主动找季青岚让她高潮

    帮她入睡的关系,早就没什么好羞耻的了。

    “还可以就是说确实累了吧?”季晴晴环着他的脖子。

    季青岚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最近有新商品要上市,正好竞争对手那边推出了相近的商品打擂台,用了些不太

    好的手段,虽然处理起来并不算困难,但是堆积起来也很麻烦。”

    说得粗俗点,竞争对手就跟蚊子似的,一直在耳朵边上嗡嗡的,恼人又不容易打,只会徒增烦恼。

    季晴晴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她又不懂商场上的事,平时男人们也不会告诉她这些和她无关的事,不过偶尔听

    到一次,还觉得挺新鲜的。

    她清楚季青岚说这些不是想要向她寻求帮助,也不是想要表现出自己能干的一面,只是被弄得有些烦心,说出

    来让心里畅快点。

    结果她这个“弟弟”,不管长大成什么样,还是会在面对她的时候撒娇啊。

    季晴晴有点想笑,又觉得可爱,她重新抱住季青岚,蹭了蹭他的脖颈,细软的发丝摩挲着皮肤,带着她新换的

    海盐柠檬洗发水的香气,清爽怡人。

    “我听不懂啊,”她笑嘻嘻地装傻充愣,“生意的事我又不明白,青岚你跟我说这个,是希望我做什么吗?”

    季青岚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明明就是个鬼机灵,偏要他把话直说出来。那可就是在撒娇了,他这个年纪,再撒

    娇想想都心情微妙。

    他想了想也不多话,一把抱起季晴晴就压在了书桌上,热烈地亲吻上去,没两下就撩拨得季晴晴腿间冒水,扶

    着性器挺入进去。

    季晴晴被他撞得直颤,偏偏到最后关头了,季青岚又不动了,吊着她,咬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说:“姐姐你

    想要什么呢?只要你夸夸我,我就给你。”

    哪有这样的,本来就是想要她夸他,不好好说出口也就算了,偏偏要在这种时候让她说!

    季晴晴快被穴里的痒意折磨疯了,屁股一挺一挺的,用腿去蹭季青岚的腰:“青岚……”

    季青岚撞了她一下,像是在催促:“说不说?”

    这一下撞得季晴晴腰都是一软,想要得快哭了,只得勾着季青岚的脖子,低低地说:“青岚你最能干了、最厉

    害了、辛苦了……”

    听起来有点儿敷衍,不过季青岚也清楚她被折磨得够呛,那些湿热的肉褶紧贴着他,拼命想要往里吸。他重新

    拉开架势,顶得季晴晴在他怀里嘤咛不止,没两下就舒舒服服地攀上高潮,软软地化成一滩水。

    “我也觉得我挺能干。”季青岚亲了口季晴晴的乳尖,红嫩的小花蕾漂亮又可口,“能干得你只有求饶的

    份。”

    话虽如此,他暂时没有再来一次的想法,季晴晴还是更喜欢在床上做,躺着比较舒服。他抽出性器,指尖拨弄

    着被干得发红的嫩肉,将溢出来的精液一点点重新填入尚未闭合的穴口里,又拉开抽屉的暗格,摸出湿巾擦干净粘

    腻的嫩肉,再找了个特质的小塞子,堵住穴口。

    季晴晴对他层出不穷的小道具都快习以为常了:“我要洗澡,你堵着也没用。”等会儿她就拔掉洗干净。

    “能多留一会儿是一会儿,一想到你装着我的精液走路,就觉得心情很好。”季青岚说的是实话,他们几个在

    性事上各有各的喜好,他就喜欢射进她体内,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在国外没有插进去过的后遗症。

    事实上比起精液,他更想要一直插在她的身体里。

    季晴晴懒得管他,只是有点别扭地走到浴室去洗澡,临离开书房,又有些不自然地回过头来,对着季青岚嘟囔

    道:“生意上的事,就算再重要,也没你自己的身体重要啊,还是要好好休息。你想要的话……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陪着你的,反正、反正我也挺舒服的。”

    说完她就跑了,大概是怕这话说得他又蠢蠢欲动,被他抓回来做到求饶。

    季青岚站在原地,又拿起书桌上的马克杯抿了口咖啡。折腾到现在,咖啡已经凉了,倒是更透着涩味——却让

    人更精神了。

    果然只要有季晴晴在,他就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PO18  .po18.de

章节目录

每天都是傻白甜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飞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鸢并收藏每天都是傻白甜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