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战无痕 作者:长风

    “梁小姐,陈淼他不会来了,你还是趁早把放弃优先回购听雪楼的声明书给写了吧,好过你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听雪楼书场内,钟国伟再一次催促道。

    “就是,琴老板,再等下去,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还是赶紧把声明书签了吧?”钱佑冰跟着附和道。

    梁雪琴站起来道:“按照当初跟虞老板的协议,我就算放弃回购听雪楼的股权,也拥有一部分股权吧?”

    钟国伟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没错,协议中却有此约定,如果梁小姐经营听雪楼超过五年,则自动获取百分之三十的股权,但如果中途退出,则视为自动放弃。但如果是虞老板单方面提前出售剩下的股权,而梁小姐又没有资金回购的话,梁小姐则按照经营的年限获得相应的股权份额。”

    “我接手经营听雪楼三年,按照协议约定,只要我不主动退出,那我至少可以占百分之十八的股权,对吗?”梁雪琴加重了声音问道,“钟律师?”

    “这个……”

    “钟律师,你跟我谈的时候,怎么没提起这个?”钱佑冰急了,钟国伟跟他谈价钱的时候,根本就没提及这个。

    “梁小姐,虽然协议上是这么写的,但你到底可占多少股权,还需要详细核算。”钟国伟无奈之下,只能点头承认。

    “听雪楼总价五万大洋,百分之十八的就是九千六,而我只需要付出剩下四万零四百大洋就能买下整个听雪楼,对吗,钟律师?”梁雪琴紧追不舍的问道。

    “不是,这五万大洋是减去梁小姐所持股权的价格。”钟国伟和无耻的否认了之前的价格道。

    “无耻!”巧儿气的鼻子都歪了,明明是总价,现在却又改口,不是“无耻”又是什么?

    “钟律师,我要的是整个听雪楼,而不是只有百分之八十的份额?”钱佑冰情急之下怒道,“你忘了你答应袁公子的?”

    “百分之八十跟全部有什么区别,这听雪楼以后还不是都是你说了算?”钟国伟冷哼一声。

    这个钱佑冰简直就是愚蠢透顶,这不是在梁雪琴面前暴露他跟袁杰的关系了吗?

    “钟律师,我不想跟梁雪琴扯上任何关系……”钱佑冰还没明白状况,犹自在那里喋喋不休的道。

    “闭嘴,钱老板,你最好明白,你能收购听雪楼,是谁在背后支持你,别忘你的身份?”钟国伟怒喝一声道。

    钱佑冰一个激灵,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忘记自己能拿得出收购听雪楼的钱是来自何人,而那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时间竟然有些慌张起来,不敢再开口说话了。

    “梁小姐,你不要再想拖延时间了,按照钟某人的估算,你手上能够拿出手的资金也就不足四万,除非你能在剩下的一个小时内凑齐五万大洋,否则,你今天根本没机会,何必再拖延时间呢?”钟国伟冷笑道。

    “我确实没办法在一个小时内凑齐五万大洋,但协议中还有规定,我若放弃回购权,必须要有当初签订协议的两位见证人同时到场才能证明有效,否则,我可以以此向虞老板索要三倍以上的赔偿。”梁雪琴道。

    “呵呵,这就是梁小姐你一定要拖延时间的真正原因,是吧?”钟国伟呵呵一笑,“你真的那么肯定,陈淼他能来吗?”

    “我相信他。”梁雪琴缓缓说道。

    “雪琴姐……”巧儿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梁雪琴,近一个月来,她还是第一次从梁雪琴的口中听到一句如此正面对陈淼的话。

    咚咚……

    没等多久,一道敲门声传来,等待在门口的老蔡先是趴在门后,透过缝隙往外看了一眼,然后迅速的抬起门栓,将门打开。

    将韩老四留在门外,陈淼与吴天霖一前一后走进了听雪楼书场。

    “三哥……”巧儿见到陈淼出现,欢喜的就像是一只百灵鸟一般,蹬蹬的从舞台上面跑了下来。

    “巧儿,抱歉,路上出了点儿事儿,来晚了。”陈淼温和的一笑,走到钟国伟面前站定,“钟律师,好久不见。”

    “陈先生,幸会。”钟国伟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脸色有些不那么自然。

    “钟律师,既然你全权代表虞老板,要出售听雪楼,要跟琴老板谈回购事宜,是不是除了当事人之外,不相干的人不应该在场?”陈淼直视钟国伟问道。

    “这个?”

    “怎么,以钟律师的职业素养来判断,这个问题难回答吗?”陈淼咄咄逼人道。

    “是的,今天是我代表虞老板跟梁雪琴梁小姐谈听雪楼股权回购事宜,与此事不无关的人的确不宜在场。”在陈淼的逼视之下,钟国伟阴沉着脸说道。

    “既然钟律师都说了,那钱老板,需要我请你出去吗?”陈淼目光投向钱佑冰,一改往日谦谦君子的做派。

    “我是陪钟律师来的,我是见证人,我为什么要走?”钱佑冰。

    “小七。”陈淼抬头看了一眼梁雪琴身边的小七,唤了一声。

    小七微微一点头,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来,还没看到怎么动作,雪亮的裁纸刀就已经架到了钱佑冰的脖子上。

    钱佑冰当场就吓的腿肚子软了,哪敢嘴硬,转身就往外而去。

    “既然陈先生已经到了,那我们就开始了,本人钟国伟,由虞老板全权委托,处置听雪楼买卖事宜,虞老板的亲笔授权书,陈先生要看一下吗?”钟国伟从文件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来道。

    陈淼微微一挥手:“不用了,我只是来做个见证,你们双方怎么商谈是你们的事情。”

    “只是见证?”钟国伟惊讶万分。

    “当然。”陈淼看了一眼书场表演台上的梁雪琴道,“你们怎么谈,达成什么样的协议,我一概不干涉。”

    梁雪琴听到这句话,朝陈淼看来,眼底也不禁的闪过一丝惊愕。

    巧儿也是不理解的目光。

    “也对,听雪楼就算在梁小姐手里,也是麻烦不断,与其不断的惹麻烦,还不如直接转手,倒也来的直接。”钟国伟嘿嘿一笑,似乎在帮陈淼找借口解释。

    陈淼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梁小姐,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你还要等下去吗?”钟国伟底气瞬间足了起来,只要陈淼不插手,今天这事儿他还是赢了。

    梁雪琴身体微微一晃,差点儿没站稳,巧儿惊呼一声,赶紧跑了上去,一把将梁雪琴扶住了,坐了下来。

    巧儿双目喷火,但陈淼如同老僧入定,视而不见。

    就连吴天霖也都有些不明白了,陈淼明明来帮梁雪琴的吗?怎么来了之后,却像是帮了钟国伟和袁氏父子呢?

    但是,他见识过陈淼今天的料事如神,他把到嘴的话又深深的堵到了口边,他相信陈淼这么做一定有深意,只是他一时间未能领会到老师的意图罢了。

    “巧儿,去笔墨来。”梁雪琴微微睁开双眸,吩咐一声道。

    “雪琴姐……”

    “去!”梁雪琴微哼一声,不容置疑。

    “是。”

    巧儿迅速的将早已准备好的笔墨取了过来,一笔隽秀无比的字在白纸上迅速呈现出来,梁雪琴写的不慢,不一会儿功夫,已然将一份《放弃回购听雪楼剩余股权的声明书》写了出来。

    签字,盖章,还有日期和手印,一应俱全。

    “钟律师,你满意了吧?”梁雪琴拿着声明书,从表演舞台上递下来,冷哼一声。

    “多谢梁小姐。”钟国伟飞快的上前接了过来,拿到陈淼面前,“陈先生,就剩下您的签名和手印了。”

    “笔来!”

    陈淼睁开眼,拿起小七递过来的毛笔,在声明书的空白位置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按上了手印。

    “这下好了,多谢两位。”钟国伟心中乐开花了,他得赶紧去去找钱佑冰,把剩下的交易完成。

    “慢着,还请钟律师按照梁小姐过去跟虞老板的协议,将梁小姐应占的听雪楼的股权核算出来。”陈淼伸手拦住了将声明书收入公文包中的钟国伟。

    “这个不着急吧,等我给虞老板找到买家再说?”

    “不行,就以今天为截至时间,按照协议条款核算梁小姐的股权,这应该不会耽误钟律师多长时间吧?”陈淼强硬道。

    “这,好吧。”钟国伟似乎看出来,今天他要是不把这个核算出来的话,只怕是难以走出听雪楼。

    “梁小姐,陈先生,核算出来了,如果虞老板将听雪楼转让的话,截至今日,梁小姐可占听雪楼18.16%的股权,这是核算证明,上面有钟某的签名和私人印章为证。”钟国伟动作神速。

    “手印!”

    “哦,好。”钟国伟不得已,又在上面摁下了他的左手拇指手印。

    “右手。”陈淼不依不饶一声。

    “陈先生,这……”

    “多摁一根手指而已?”

    “是,是……”无奈之下,钟国伟又在上面摁下了右手拇指的指印。

    陈淼上前看了一眼,命小七将股权核算的证明收了起来,一挥手道:“钟律师,你可以走了。”

    钟国伟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就拿起公文包,快步往外走去,背影甚至有些仓惶。

    “雪琴,我有话对你说。”陈淼询问一声,然后等待梁雪琴的回应。

    “你跟我来吧。”梁雪琴思考了一会儿,这才答应一声。

章节目录

密战无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次元神域只为原作者长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风并收藏密战无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