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牌 作者:艾玛

    番外37去杀了他

    底牌 作者:艾玛

    眠风过来吃饭,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都是留下来夜宿。

    廖缙云的口气很寻常,眠风却是一阵心揪:“这个,您要不帮我回个电话,说我走不开?”

    连您都用上了,廖缙云心下偷笑:“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你自己回吧。”

    挂完电话后,他怅然若失地坐在电话机旁,玉容正在写作业,看到亲爹的神情,把他看了好一会儿才道:“爸,你想什么呢。”

    廖缙云心烦,想拍他一下,手掌落到孩子的头顶上后又变成的揉:“你个小孩子,屁事都不懂。”

    玉容有些委屈,埋下头来咬铅笔的笔头。

    廖缙云又是叹了一声,他一个堂堂的大好青年,如今竟然还要用孩子来维系一段关系。

    然而这段关系虽然不明不白,好歹也是个关系,外面天下大乱,而自己的小家温馨和谐,每日回家也如落叶归根一派祥和,又有什么不好呢?

    虽然是这么想着,他还是把玉容单独留在家,大步的走了出去,将院子里的汽车开了出去。

    他知道陈冬儿住在哪里,秉着一股子破釜沉舟的冲动,他想到,我若自己成个家,找个女人暖床又有什么问题?反正那个女人总不会反对。

    黑不溜秋的小院门打开,一个佝偻的老男人在院子骂骂咧咧地,痛斥女儿的不孝。他家的老婆子在旁边转悠着,劝道:“孩子去找哥哥有什么问题?她哥哥在那边的差事不错,或许能给冬儿找个好婆家。”

    老头子还是骂,无非把女儿当财产,指望下一次还可以卖一次。

    廖缙云整治过一次别人的家庭,在息烽的时候,把玉容亲娘的大姐,搞残了她的男人,让她在家中主事。但是陈冬儿显然不是一个能主事的人,这么办行不通。但如果他娶了她,对付这个只会赌博的老杂种,他还是有办法。

    这么一想,廖缙云豪气感天地迈进去,这双父母却是目瞪口呆,还是陈冬儿的母亲道:“孩子刚刚被人接去火车站了。”

    廖缙云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地上了汽车,油门一下子踩到底,汽车轰隆隆地飞驰而出。

    只是,他追着追着,车速缓缓地降了下来。

    真的要去截陈冬儿吗?追到了说什么?娶了她之后从那个小院子搬出去?让玉容叫她妈?

    还没想明白的时候,车头已经掉头转了弯,往家的方向开回去。

    玉容在院子里迎接了亲爹,廖缙云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抱起孩子,捏他的鼻头:“作业写完了?”

    玉容乖乖地享受着爹的逗弄,乖巧点头:“嗯!”

    廖缙云哈地笑了一声:“今天跟我睡,怎么样?”

    父子两个头全都光着上半身躺在床上,廖缙云问儿子:“你就不羡慕长虹?”

    玉容懵懵懂懂地:“羡慕他什么?”

    廖金玉把孩子的脚抓在手里把玩:“羡慕他有个司令爹呗,羡慕他现在吃香的喝辣的呗。”

    玉容一口否定,心道爸你只要再对我好点,我才懒得羡慕他。

    廖缙云问他为什么,玉容期期艾艾地,仍旧是他不喜欢的样子,然而出口的话让他贴心万分:“爸在我心目中是最厉害的,而且你跟妈的感情也很好啊。”

    廖缙云拉了灯,心道,那个女人要是敢对我不好,对你不好,我就要她还命呢。

    来日方长,等着看吧。

    眠风这头,趁着四下无人,就一个无知的小孩坐在地上玩汽车,她还是给小朱那头回了个电话。

    小朱冷笑:“等着吧。”

    很快,顾城在那头接了电话,也不问她在哪里:“腿脚有些不舒服,想要出去走走。”

    眠风小心的笼住听筒:“怎么个不舒服法,很难受吗,要不要找医生看一下。”

    “不用,”顾城的声音平静无波:“我的身子自己知道,可能是要下雨了,骨头里发痒发痛。”

    这是眠风头一次听顾城直言自己肉体上的不适,眠风心里沉甸甸地:“吃药了吗?”

    顾城笑:“不能老是吃药。”

    话头一转,他又道:“你不方便吗?”

    眠风顿了一下,又往楼上看了一眼:“我半个小时后过来,但是不能留太长时间。”

    顾城直接挂了电话,不是那种意气用事,不过是很轻巧地搁了听筒。

    眠风知道自己不去不行了,快步到了楼上,季仕康擦着身上的水珠,穿一条长睡裤,精悍的体魄十足的英武漂亮。

    他把毛巾丢到浴室里,套上外衫正要往书房里去:“今天可能要忙到很晚,你先睡吧,不用管我。”

    眠风帮他扣上胸前的衣扣,手指迟迟到挪不开:“我想出去一趟。”

    季仕康挑眉,捏起她的下巴:“这个点出去干什么?”

    眠风怪自己生活太单调,连个像样的借口都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说出来都会漏洞百出:“干爹的腿发病了,我想去探望一下。”

    空气里瞬间凝起冰霜,季仕康紧蹙眉头,视线如刀一般刮在她的脸上:“你去找他?”

    “这么突然,是他来电话了?”

    说着气息陡降,一把甩开眠风:“他凭什么找你?他有什么资格找你!”

    季仕康大步走到床前,从床头柜里抓出手枪,弹夹叮地一声送了进去。他本是要往外走,走到一半回来把手枪塞进眠风的手里:“你去给我杀了他!”

    眠风发怔着看向手里的枪,眼眶里慢慢的集聚了水意。

    而后几秒,她握住手枪抬手,朝季仕康射去,子弹呼啸着擦过男人的耳朵,墙边的花瓶在子弹的冲击下分崩离析。接下来一连串的枪响,贴着墙壁上落下一排整齐的洞口。

    眠风一把扔下手枪,面无表情地往外去。

    季仕康在后阴森森地盯住她:“你什么意思?”

    眠风停在门口,胸口起伏一下,语调冷清:“我没什么意思。”

    季仕康扭曲着笑一声:“你今天要是从这里出去,就不要再来了!”

    心口像是被钢刀刮过,眠风狠狠一点头,就势真要走。

    季仕康大步过来,右手抓住她的肩头,那力道几乎要把她捏碎,他把人转了过来,面色沉凝可怖:“你真的为了他,而舍弃我?”

    他的手抬了起来,要打她。掌风落到一半停了下来,因眠风眸光晦暗,满面湿痕。

    番外37去杀了他

章节目录

底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次元神域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底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