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经验值 作者:红颜三千

    贺晓天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和蔼可亲,甚至是慈眉善目的微笑。

    可惜由于寒冰面具挡住,壮汉看不见罢了。

    “不,你没有走错片场。”

    “!!!”

    堪称是虎背熊腰的大汉,闻言登时就心下一寒。

    五天王派他来看看刘武,他心思着地窟中十几位首领,包括神秘的面具人。

    一定在里面打的不可开交,乃至于两败俱伤。

    有机会好好在这帮狠人面前耀武扬威,威风一把,绝对不能错过呀!

    只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刘武不仅没有威起来。

    反倒是被人家钉在冰罩上面,吊着打,惨的一匹。

    在看看洞内其余十几座,模样贼惨的冰雕,他整个人就跟小时候坐过山车般刺激。

    “跑!”

    都是江湖中摸爬滚打的老油条,什么时候做什么选择,谁心里都门清。

    只是当他转身的时候,却见一尊高达三米的寒冰战士,双手持着一柄巨大的板斧在等着他。

    这厮好像还看见了,战士表情中勾起的嘴角。

    似乎是在,嘲讽他!

    “噗!”

    巨大的寒冰板斧,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当头劈下。

    直接将其一分为二,化为两片。

    “咔咔咔......”

    玄冰暴起,当即冻成一团。

    使得血腥味,不能飘荡出去。

    “该你了,说说吧。”

    贺晓天话音落下,身后一座寒冰凝聚的宝座显现,他一屁股坐了下去,悠哉悠哉的盯着刘武。

    “我乃大明城中御马监密探,很早之前就来到了现世,筹划明王交代下来的任务。此次魔都异变,正是我与其它不知姓名的探子,刻下引灵阵强行开辟裂隙所造成的。”

    “等等,你是个阉人?”

    “???”

    刘武满脑门子问号,你的关注点,能不能不要这么奇葩。

    另外,他腔子里顿时燃烧起无穷无尽的怒火。

    “我是宦官,不是阉人!”

    “都一样,没有吉尔。继续说,继续说。”

    刘武心中纵然有千万个不满,也只能无奈的吞下去。

    谁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呢?

    “负责掌管御马监的大太监,半个月前突然给我们发送了密报。说是立即启动计划,改造魔都环境。使得这座大永利游戏网站下注,尽量同步幽世的重力与灵气浓郁程度。

    他还下令,在某一地点吸引奇人异士,聚拢磅礴的气血与灵气。使得天地之罐得以发挥作用,令至强者强行降临,去击杀一个屡次破坏我们大计的现世人。”

    贺晓天眉头紧皱,刘武嘴里的人,怎么听起来像是他呢?

    “至强者是几品?”

    “九品巅峰,我见过一次,非常恐怖。寻常十几位九品级别的武者和灵士,别说缠斗,只能被动挨打。每一击,都堪称是天崩地裂。”

    刘武如实回答,既然已经出卖了主子,干脆就卖个底朝天。

    “所谓的天地之罐是那个刻满了奇异花纹的罐子吗?它的作用是什么?至强者为何不走裂隙?他们来到魔都,实力方面会有所限制吗?”

    “正是。它能强行开辟出一个可以令至强者通过的通道,极其稳定。只是消耗,非常惊人。不仅对于灵气有着特殊要求,更需要人的血肉来蕴养滋补。

    你可以将它当做是一种交换,为它提供气血,它开辟出一条令你满意的通道。至强者不能通过裂隙进入现世,别看裂隙很坚固。

    实际上一旦至强者走入,就会引发不稳定,直至崩塌。骤时,侥是连至强者都要被无穷无尽的空间乱流所吞没。至于他们降临魔都后,会不会有实力方面的限制?

    有,却也没有。有则是他们每一击固然恐怖,但对于周围天地之力和灵气的消耗,极其庞大。没有便是,只要魔都的灵气一时半刻没有消散,他们就能一直发挥十成十的实力。”

    头疼!!

    姓贺的没想到,自己只是掠走了他们的城主和使者,就令对方恨之入骨。

    甚至不惜引爆了多年的布局,强行让魔都与幽世同步。

    而且还处心积虑的聚拢奇人异士,欲要血祭天地之罐,派遣至强者来杀他。

    什么仇什么怨啊!

    “你口中的明王是谁?他存在了多少年?”

    “???”

    刘武顿时就懵住了,别说自己还真不清楚这些。

    对此,他只能摇头。

    贺晓天一瞧,得!

    虽然是个没有吉尔的太监,但是他也不清楚多少内幕。

    “最后一个问题,五天王实力如何?火天王排在第几?”

    “五天王?只是个废物罢了,依靠着异常物品横行无忌的主。但凡手中没有了那柄陌刀,随随便便一个三品奇人就能虐杀他!火天王?十天王中排名第六,勉强是个人物。可惜叫你给杀了,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贺晓天闻言翻了一个白眼,你个死太监跟我讲怜香惜玉?

    闹呢!

    “陌刀有什么能力?”

    “五天王手中持刀,身上会有一层气化战甲,防御强横。我曾看见他正面硬抗了十几发火箭弹,毫发无损。并且速度极快,战斗技巧老辣,仿佛身经百战的悍卒。

    陌刀本身锋利无比,斩断过不少异士的异常物品。可惜了这么好的物件,要是放在军伍中人的手上,必然会绽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辉。”

    刘武摇头叹息,宝物蒙尘。

    让一个废物给得到了!

    若不是为了大计,他早就将五天王杀了将刀抢来。

    “天地之罐,能封印吗?”

    “不能,这玩意儿邪性的很。听御马监一些老太监讲,要是不能满足它的胃口,它就会主动去吞噬距离罐子最近的人。当初得到的时候,不知内情,悄无声息死了百来号人。”

    贺晓天叹了一口气,不过旋即双眼一亮。

    自己不能封印,不代表罗杰没办法啊。

    他爹可是能量研究室的头头,不仅科研能力强,实力还很高。

    骤时,自己既能甩锅,还能挣上一笔灵气结晶。

    这么一想,姓罗的真是个天生完美的背锅侠呀。

    美滋滋啊!

    正在率领部队,赶往蛇山的罗副部长,突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不知为何,越是接近蛇山,他心中越是不安。

    总感觉前面有个坑,正在等着他走过去踩呢?

    “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刘武体内的冰寒之气爆发,瞬间将之化作冰雕。

    【叮!......】

    系统提示,自视线内左上角弹出。

    ......

    幽世,大明城。

    一位至强者正抱着个罐子,等待通道的开辟,好过去击杀让明王恨之入骨的现世人。

    结果左等右等,超出约定好的时间,至今未能等来。

    他思前想后,伸出手指。

    指尖自动绽开一条口子,滴出一滴闪烁着白芒的鲜血。

    “嗤!!”

    罐子似乎很满意,一道涟漪在罐口荡漾开来。

    随后一个带着寒冰面距的家伙,映入至强者眼帘。

    “嗯?你是谁?御马监安插在现世的探子之一?”

    贺晓天正准备返回别墅,等明天套着x的账号,去敲诈罗杰一笔,顺便甩锅。

    谁承想罐子里面,突然出现个仗着三角眼,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的老头。

    并且这人一开口,就说他没有吉尔。

    姓贺的这个气呀,你们全家都是御马监的大太监!!

    “你跟谁俩的呢?”

    “?!”

    幽世的至强者,没有料到贺晓天开口就怼他,直接愣住了。

    随后便是暴怒,一个阉人居然敢跟老夫放肆。

    “死阉人,明王交代下来的事情,你没有完成。等会儿老夫,就去大殿参你一本,让你尝尝酷刑。”

    “嗯?屁股怎么会说话?”

    “我......我......”

    实话实说,老头一把年纪,就没见过这样骂人的。

    居然说他的脸,长得像是屁股。

    还有比这更加恶毒的话吗?

    至强者气急攻心,随手抓起手中的茶杯,冲着罐子丢了进去。

    “砰!”

    贺晓天看着手里的茶杯,心中惊讶。

    厉害了我的罐子哥,刘武一点都没吹牛比。

    竟然真的,跨越了两界。

    “行,老头你给我等着。我去找个东西丢你,有能耐你别动。”

    “好,死太监。老夫若是动了,我明日便去宫内请求宫刑。”

    至强者满脸通红的喝道,这话比先前骂他长得像屁股还过分。

    我一个九品巅峰大强者,害怕你一个太监丢的东西?

    要是夺了,岂不是丢份!

    贺晓天双手将罐子放在地上,退了几步,确保对方看不见他。

    随手凝聚出一块玄冰,轻轻一丢。

    “啪叽!”

    至强者正防备着呢,结果冰块自罐子内跃出,以超越了罐口几厘米的微弱差距,勉强掉出来。

    “噗嗤!”

    “哈哈哈,死太监果然是死太监,连块冰都丢的软绵绵的。”

    贺晓天那边,就像是受到了侮辱,疯狂的开始丢冰块。

    至强者看着满地的玄冰,都懒得回应了。

    他暗子估摸着,应该是对面的人实力不强。

    加之其只是低了一滴鲜血,导致通道没有那么稳定。

    所以丢过来的冰块,才会软弱无力。

    另一边贺晓天脱下了......裤丨子,一道水流激射,落入罐子当中。

    至强者老头,正笑着呢。

    结果好死不死,罐内一道水流喷涌而出,登时就钻进了他的嘴里。

    “???”

    “呸呸呸......”

    与此同时,他浑身气息一震,当即将水流荡开。

    “老头,大爷的酒水好喝不?还是新鲜出炉,热乎乎的呢!”

    听到贺晓天如此嘲讽,至强者哪里还反应不过来。

    他是叫人给耍了!

    先前软绵绵的冰块,不过是示敌以弱罢了。

    真正的杀招,正是这一泡热腾腾的尿液。

    想及此处,老头就忍不住干呕。

    至强者再怎么说,也会恶心啊!!

    “我要杀了你!”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欠揍?不好意思,如有得罪之处.......”至强者听着贺晓天的话,依旧没有止住愤怒。赔礼也晚了,不就是个太监吗?老夫杀个太监,明王大人还能惩罚我吗?

    可惜不待他想完,贺晓天后面的话出来了。

    “如有得罪之处,不服你来打我呀!”

章节目录

我能看见经验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二次元神域只为原作者红颜三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三千并收藏我能看见经验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