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舟万界 作者:失落的七弦琴

    唐三看到弗兰德,戴沐白,马红俊三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问道:“獠牙?那是什么人?”

    “索托大斗魂场生死擂台上臭名昭著的一对兄弟,哥哥獠牙,武魂剑齿虎,四十五级强攻系魂宗;弟弟毒牙,变异武魂双头毒蜥,四十五级敏攻系魂宗。”弗兰德脸色十分的阴沉,声音很是压抑的继续说道:“六个月前,这两人突然出现在索托大斗魂场,击杀了当时的生死擂台霸主,四十八级器魂师班德兄弟,并一发不可收拾,截至目前,死在他们手上的,一共有十七个组合。”

    “而且,相比起普通的生死斗,这两人不为名不为利,就好像在专门享受虐杀的快感一样。碍于生死斗的规矩,双方不死不休,因此死在他们手上的对手极其凄惨。”戴沐白面色凝重的补充道。

    绝世凶人!

    好凶悍的对手!

    唐三和小舞两人脸色大变,都对云涯二人的安危充满了担忧。面对如此强悍的对手,他们两个毕竟才二十九级,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呵呵……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才好。生死斗的擂台上,至少都是三十五级往上打的魂师。那两个娃娃不到魂尊就敢上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惜了……”说到这里,那壮汉魂师摇了摇头,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死定了!”

    诺大的休息室里,除了史莱克的几人之外,其余的皆是一副遗憾,亦或者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不行!”弗兰德猛然一回头,说道:“沐白,你在这里看好这些个小怪物们,我必须去做点儿什么!”

    “院长,我知道了。您放心忙去吧。”戴沐白脸色严肃的点头说道。

    又叮嘱了一饭唐三他们之后,弗兰德这才匆匆离去。

    虽说大斗魂场是七大宗门共同设立,自有一套运行规则。但是腐烂的相信,哪怕是真正的七大宗门,在这件事情上也得做出让步。毕竟,那两个小兔崽子的靠山,实在是太特殊了。

    ……

    生死斗休息室里……

    这里的房间并不大,但好像是刻意为了刺激选手,装饰处处充满着学习暴力的特质。血红色的地毯,仿佛再留血一样的壁纸,看起来极为的压抑。

    当云涯两人开门进来的时候,立时眉头皱起,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一片的“云山雾海”,刺鼻的劣质香烟和一股子腐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熏得两人直欲作呕。

    “呦?老弟,看到没,今儿晚上竟然还有人来送死!”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肌肉遒劲。那对常人来说很宽敞的沙发在他屁股底下就好像一个小板凳一样。

    在他的脸上有着三道斜斜的疤痕,其中一道恰好在右眼上。泛白的眼球和恐怖的疤痕让他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另外一人则与这人完全不同,身材瘦小,弄得棕色头发遮蔽了他的双眼,上挑的嘴角总是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残酷。

    两人脚下的地毯,满是因烟灰烫出来的大大小小的窟窿。还有几个翻到的空酒瓶随意的掉在哪里。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那个壮汉竟然还赤着脚,粗大的手指不住地在脚上抠挖,撕下一片片死皮。

    这两个便是弗兰德他们所说的“獠牙”组合了,壮的是哥哥猛牙,瘦的则是弟弟毒牙。

    “竟然还是两个小娃娃!”一边说着,猛牙一边回头,足以使小儿夜啼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儿惊讶,随即哈哈大笑着道:“哈哈哈哈……怕是还没断奶呢吧!小娃娃,这儿可不是你们玩儿过家家的地方,还是滚回去吃奶吧!”

    云涯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退了出去。这里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真的让人很受不了。

    只是这一下,里面的人还以为他害怕了,笑的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老哥,你看看你,把我们的小可爱都给吓跑了。”

    “屁!两个还没断奶的小崽子,怕又是哪个贵族老爷没看好,让他们跑出来了。”

    “呵呵,管他是怎么来的,杀了就是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种鲜嫩可口的小娃娃,最喜欢看他们痛哭流涕的样子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女孩儿长得可真是标致啊。啧啧啧……可惜了,就要这么死了。这么小,怕是还没享受过什么叫真男人吧!”

    咔擦……

    门外,云涯脚下的地板如同破碎的玻璃一样碎了开来。一股恐怖的压抑感顷刻间弥漫开来,这小小的走廊立时间好像失去了一切的生息。

    不远处本来靠在走廊墙壁上等他的青璃侧头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的表现比起云涯来可要淡定的多了,只是那环抱在身前的纤纤十指之上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冷霜。

    房间内传来的污言秽语越来越难以入耳,可云涯却突然抬起了脚,迈了一步:“我们去别处转转吧,让小月留在这儿,比赛开始的时候再回来。”

    青璃睁开了双眸,灿若星辰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森冷的杀机。她看了云涯一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离开了那个偏僻的角落,气氛一下子就舒缓了许多。两人漫步在热闹的大斗魂场大厅,形形色色的人从身边穿过。

    “想吃点儿什么吗?”云涯突然问道。

    青璃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兴致都被刚才那两个家伙败坏干净了。而且,就刚才那个样子,你还吃得下去吗?”

    云涯并不回答,左右看了看,眼睛突然一亮:“在这儿等我会儿,马上回来!”

    说完,他便跑向了不远处一家人很多的店铺排起了队。这是一家冰淇淋店,和其他的店铺从外表上看并无什么不同。但店主那一副滑稽的大红鼻子小丑的装扮和幽默风趣的话语为他赢得了不少的顾客。至少,云涯前面的很多人都被他逗得捧腹大笑。

    买了两个甜筒之后,那店主双手握拳,笑眯眯的给云涯打气道:“小伙子,一定要加油啊!”

    云涯愣了一下,本来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不少。的确,这个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没有必要为了两个将死之人生气不是吗?有这么个功夫,还不如陪心爱的人品尝一下手中的甜筒呢。

    想到这里,云涯心中最后的一点阴霾也烟消云散。

    可当她回头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弗兰德和一个胖胖的,穿着一身燕尾服,手持手杖的人在哪儿和青璃说着什么。

    那个胖家伙拿着手绢,不住地擦着头上的冷汗。肥的流油的腮帮子不住地颤抖着,脸上有着一股不正常的苍白。

    而青璃则双手环抱在胸前,脸色异常的冰冷。

    云涯想了一下,拿着甜筒走了过去。

    “青儿,这是怎么了?”离得老远,云涯便开口问道。

    “咦?你回来了!”青璃脸上的冰冷瞬间解冻,开心的迎了上去。

    云涯咬了一口甜筒,将手中的另外一支递给了她:“尝尝看,味道很不错。”

    青璃接了过去,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小脸上立刻便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这副样子,简直和某只贪吃的小狐狸一模一样,不愧是母女两个。

    云涯宠溺的摸了摸她的秀发,这才回头问道:“院长,您怎么来了?这位是……”

    “云少爷,鄙人索托大斗魂场负责人金前,您叫我一声金胖子或者胖子就好。”

    “嗯?”云涯皱了下眉头,看了眼弗兰德:“院长,您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小兔崽子的胆子不小,竟然敢直接报生死斗!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云涯立时了然,一定是弗兰德和这个金胖子说了自己二人的身份,想要阻止这场生死斗。

    果然,金胖子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他的想法:“云少爷,生死斗是我们的失误。但既然您已经报了名,那么就没有办法去取消了。不过您放心,今晚您的对手只是两个二十三级辅助系魂师,我们……”

    这家伙,简直是暗箱操作啊!想想也是,以索托大斗魂场的能量,想要临时组建一个组合拉来凑数绝对没问题。这样一来,既不算破了七大宗门共同立下来的规矩,也保住了云涯的性命,两全其美。

    可惜,想的很好,唯一算漏的,就是云涯两人的意愿。

    “不用了。”云涯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瞥了一眼弗兰德,直接说道:“金先生能来找我兄妹二人,那么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既然这样,那我也就直说了。今晚的对手,必须是那两个人。否则,索托大斗魂场,也就不用存在了。相信我,我说到做到!”

    弗兰德顿时大为着急,自己好不容易说通金胖子,甚至不惜为此暴露云涯两人的身份,这小子怎么偏偏这么犟!

    “小子,你要知道,天才和强者可是有本质的区别,不要意气用事!”

    “弗兰德院长!”云涯大喝一声打断了他:“是不是意气用事,我心知肚明。区区两个四十五级,我还不放在眼里。而且……”云涯眼中寒光凛冽,一字一顿的冷声道:“我要他们死!”

章节目录

行舟万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六文学只为原作者失落的七弦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失落的七弦琴并收藏行舟万界最新章节